火熱小說 迷途的敘事詩 剎那輝煌-第十七章 今天的幻想鄉也是和平的一天啊推薦

迷途的敘事詩
小說推薦迷途的敘事詩迷途的叙事诗
夕阳西斜,日落西山。
天边的晚霞宛若火烧一般,染红了半边的天际,到了这个时候,盛夏的暑气也消退了很多,尤其是晚间的习习凉风吹拂而来,更是使得人倍感心旷神怡。
守矢神社,属于幻想的里侧。
诺大的神社坐落在妖怪之山的山巅上,占据了大片的平坦地方,出门就是正好能够看见风神之湖,尽管没有从外界迁徙进来,可是境界妖怪的力量却同样分割了湖泊的表里两侧。
湖畔更外围就是陡峭的悬崖峭壁,站在悬崖边上,能够俯瞰山麓的茂密森林与山脚下的村庄,还有下游为阻绝人迹的溪谷,上游连通着风神之湖的九天瀑布——
瀑布周围雾气环绕,枫叶顺着瀑布向下流走,乃是一片景致非常好的地方,即使有着隆隆如同雷鸣一般的轰响,也不会让人觉得烦闷,反而使因为这种背景白噪音而更显寂静。
“这里真是个很不错的地方……”
虽然已经看过很多次了,但是夏冉还是忍不住的感叹着,琢磨着自己以后一定要来这里养老。
毕竟这妖怪之山山巅上的自由风光,真的是太赞了,如果自己要选择一个地方来宅的话,那么为什么不选最好的呢?
“既然觉得很不错的话,那就搬过来住啊……”豪爽的笑声在身后响起,捧着酒碗的八坂神奈子款款走了过来,人还没到,醇厚的酒香就已经扑面而来了。
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小說 《迷途的敘事詩》-第十七章 今天的幻想鄉也是和平的一天啊看書
“唔,这个不太行,毕竟我还要上学……”夏冉眨了眨眼睛,笑着摆摆手。
“早苗也要上学啊,这有什么关系,正好你们有个伴,可以多培养一下感情。”神奈子很是不以为然的说道。
“咳咳,神奈子大人请自重,我和早苗同学是纯洁的友谊关系。”魔术师举起拳头,放在嘴边,轻咳一声清了清嗓子,一本正经的这么说道,这种事情可不能乱说。
“少来,男女之间怎么可能会有纯洁的友谊关系?”神明嗤笑出声,不过她也没有纠结这个话题,随意的摆了摆手,“早苗刚刚已经来和我说了,所以我觉得有必要来找你确认一下才行……”
“等等,我明明什么没对早苗做过什么!”联系上下文的魔术师顿时就是微微一愣,连忙澄清自己的清白,“她和你说什么了?”
“……”
“……”
“她就是说了,关于守矢神社可以在卡美洛那里开设分社,收集信仰的事情……”八坂神奈子稍稍沉默了一下,用一种奇怪的目光看着眼前的这人。
怎么总觉得好像哪里不太对的样子,话说回来,这算不算是不打自招?
“原来是这个吗……”夏冉扯了扯嘴角。
“不然你以为是什么?”八坂神奈子用一种大有深意的目光,深深的看了他一眼。
“咳咳,神奈子大人,这种事情就没有必要再来找我确认了……”夏冉呼了口气,装作刚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你们如果觉得可行的话,那就这样决定好了。”
“这么大方的吗?”脆生生的声音又在身后响起,还带着一丝丝的稚嫩感,“还是说——这其实是聘礼?”
“不是,要不这件事还是我们再商榷一下吧。”魔术师几乎是秒答。
他回过头来看向了身后,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外表就像是可爱的金发小萝莉一般的土著神,便已经站在了自己的身后,背着双手笑眯眯的仰头看着自己。
“嘁。”诹访子撇了撇嘴,这只萝莉之神平时好像总是一副呆萌呆萌的样子,实际上其实相当腹黑。
“好了好了,不是就不是吧,我们来说正事……”神奈子笑吟吟的喝了一大口碗中的美酒,“话说在这件事上,有什么需要我们注意的吗?”
“没有,只要不干涉卡美洛的事务就可以了……”夏冉摇摇头,这两位自己也算是知根知底,自然不用多说什么。
“也就是说,让神的归神,人的归人?”神奈子点点头。
“没错,神应该是劝戒人的存在,王才是整理人的存在……”魔术师转眸看向了不远处,“具体要怎么实行,你们可以去和莫德雷德谈一下,她现在才是卡美洛的统治者。”
在那边,换上了一身便服,金发碧眸的莫德雷德正有些拘谨的站在那边,好似是在忐忑不安的等待着。东风谷早苗倒是很仗义,一直都在叛逆的骑士少女身旁,热情洋溢的介绍着什么。
譬如说幻想乡,譬如说守矢神社,又譬如说在拉着莫德雷德继续讨论关于之前的事情。
风祝小姐的性格就是这样,性格温顺责任感强,是个很认真很自信的人。不过也托她的福,莫德雷德才没有这么紧张,至少不会事到临头才落荒而逃。
虽然说,夏冉觉得她的反应其实是过激了,阿尔托莉雅对她真的没有什么偏见,之前明明也开诚布公的说了一遍,不过看上去,貌似小莫还是没有能够有这样的领悟,或者说不敢相信?
当然,也有可能是她已经患上了阿尔托莉雅PTSD症状也说不准,这个就只能够让时间来慢慢抚平了,不能够勉强。
“莫德雷德……嗯,就是你的女儿?”神奈子饶有兴趣的打量着远处的那个酷似阿尔托莉雅的金发少女,如此问道,“别急着反驳,至少名义上的确是这么一回事吧?”
“……是。”
魔术师稍微沉默了一下,叹了口气回答。
優秀都市言情 迷途的敘事詩 起點-第十七章 今天的幻想鄉也是和平的一天啊熱推
“那就好,有这份交情,就容易说话多了……”神奈子将手中的酒水一饮而尽,接着转身就往那边的方向走了过去,显得相当利落,似乎是准备直接趁着这个机会敲定这件事。
“你不去看看吗?”夏冉低头与旁边的萝莉之神对视着,发现她似乎不以为意的样子。
“不了,我只是制品部,神奈子才是销售部……”诹访子随意的回答道,似乎很有道理的样子。
“还真是分工明确啊……”魔术师忍不住的吐槽道。
不过他却是知道,这只披着软萌的金发小萝莉外表的古老神明,大概是对这件事情并不怎么上心,虽然真正缺乏信仰的人是她自己,但是她自己却是已经对被完全忘记这种事情感到无所谓了。
告别了小萝莉之神,夏冉慢吞吞的向着风神之湖那边的方向走去。
他看到少女的身影正在那里静静的伫立着,眺望着静谧如镜般的湖面,晚风吹拂着她身后那黑绸般极具质感的长发,发丝荡漾着摇摆了起来,很有节奏感。
“雪之下同学,在想什么呢?”走近的魔术师爽朗的举起手来,打了个招呼。
“……!!”
少女却是明显的惊了一下,她下意识的迅速转头看来,同时本能似的后退一步,将双手背在身后,有些警惕的看着他。
“……”
“……”
“不是,你……我没那么吓人吧?”
等等,这是什么反应?夏冉的嘴角忍不住的抽搐了几下,貌似在刚才出来之后,雪之下就冷静了下来,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之前的事情感到害羞了,开始下意识的躲着自己。
怎么说呢,还是很可爱的。
“我、我只是在想事情……”雪之下的眼神有些飘忽,略显不淡定的这么为自己辩解着,她才不是被吓到了。
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說 迷途的敘事詩 起點-第十七章 今天的幻想鄉也是和平的一天啊展示
人氣都市小说 迷途的敘事詩 愛下-第十七章 今天的幻想鄉也是和平的一天啊閲讀
“那你是在想什么呢?雪之下小姐?”夏冉一本正经的配合着她,如此开口问道。
“我、我在想为什么姐姐她还没来……不行吗?”少女有些恼怒的说道,找了个理由来搪塞。
“当然可以了……”爽朗地一笑,夏冉走到了她的身旁,站在湖畔看向平静倒映一切的湖面,“嗯,原来是这样啊,你是纠结镜像错位的事情么?”
湖面上倒映着两人的身影,只不过镜像是完全相反的,夏冉的身影倒映出来的影像是雪之下的身影,少女披着淡黄色的开襟背心,穿着轻巧朴素的连身裙,胸部下方系着一条缎带,给人一种比平常柔和的感觉。
反之亦然。
只不过错位感有些严重,平时的时候或许还看不出来,但是当两人都站在湖畔的时候,对比就非常明显了。
这主要是因为两人在不久之前,互相交换了彼此的「影子」的缘故。
这是在神秘学领域上的分割与交换——关于“影”的概念,所象征代表的延伸,全部完成了互相的交割。
正如同阿尔托莉雅手中的圣枪之影,可以确切的链接到真正的圣枪本体的厚重概念和那份力量一般,现在两人的情况也是一样的。
所以,也并不仅仅局限于什么光学现象上的什么“由于物体遮住了光的传播,不能穿过不透明物体而形成的较暗区域”的影子,而是所有的“身影”、“影像”都发生了相应的交换与变化。
“你说呢?”雪之下轻轻的咬着下唇,这人根本就是明知故问。
“我倒是没想到这一点,的确是有些失策了……”魔术师禁不住失笑,他看着水里两人的倒影,莫名的觉得眼前的这一幕委实是相当滑稽,让他都有些忍俊不禁。
“你还笑!”少女对他的态度感到气恼,视线多少有点下垂,垂在身侧的双手也不自觉的握紧。
“好吧好吧,这个的确是我没有考虑周全……要不我们现在就换回来吧?”夏冉眨了眨眼睛,迅速的提出了解决问题的根本方法。
然后——
理所当然迎来的是满怀杀气的视线。
“我是开玩笑的。”
魔术师笑了笑,伸出手去拉她,雪之下淡漠的神色顷刻间冰雪消融,她惊慌得不知该如何是好,双手也忙乱地摆动,肩膀也僵硬起来,如此最终没有让这人得逞。
“你干什么?!”她用力瞪着他,试图用强气掩饰自己的不安。
“咔嚓”!
就在这个时候,有着刺目的闪光一闪而过,伴随而来的是某种老式摄像机按下快门进行拍摄时候,所发出的声音。
“……”
“……”
“嘿嘿嘿,这可是相当不错的新闻素材呢……”
有着一头黑色短发,带着戴着貌似是幻想乡特色的红色六角软帽,上面有垂下的六个白色绒球,穿着白色的衬衫和黑色的短裙,脚上踩着红色的高木屐的鸦天狗少女正悬浮在半空中。
她低着头,心满意足的检查着自己刚刚抓拍的照片,发出有些奇怪的笑声。
“原来是狗仔文啊,我还以为是谁呢……”魔术师沉默了一下,叹了口气。
“喂,什么叫做狗仔文,你这样子称呼别人,太没有礼貌了吧?”射命丸文顿时很是不满的抬起头来,如此说道。
“……”
“……”
真稀奇,难道说这是什么最新的幻想乡笑话吗?
射命丸文这种人人喊打的职业狗仔,居然指责自己不懂礼貌?甚至于就在几秒钟之前,她才又发挥了自己作为狗仔的职业本能。
夏冉忍不住的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之中,连射命丸文都能够在这方面指责自己,难道说自己真的是一个没有节操的人?不,不可能,一定是因为她太没有自知之明了,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摇了摇头,将这些莫名其妙稀奇古怪的思绪驱逐出去,魔术师开口问道:“狗……咳咳,文文,你打算用刚刚的照片怎么造谣?”他也不和对方兜圈子,而是选择直入正题。
射命丸文睁大眼睛说:“你怎么这样凭空污人清白?!什么叫做造谣?我这只不过是诚实的报道新闻内容而已,以我身为职业记者的操守发誓!”
魔术师扯了扯嘴角,这是在瞧不起谁的智商呐?
都是一个山上的狐狸,你跟我说什么聊斋?
射命丸文却似乎完全没有这样的觉悟,她还在非常认真的声明:“我的报道都是真实的!只不过是以内容有趣为优先,稍微会在叙述手法上添加一点点的修饰与文学加工而已!”
一边这么说着,她一边用指尖比划了个“一点点”的手势。
这人果然没办法沟通了,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夏冉很没有自觉的腹诽着,他摆了摆手:“算了,随便你吧,反正刚刚的照片谅你也不可能凭空编排出花来。”
他琢磨了一下,觉得也就那样,问题不大完全不用慌。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他突然察觉到自己的袖子被人拉动,回头看去发现是紧紧咬着下唇,眼神相当紧张的雪之下雪乃。
她一边下意识的伸手拉扯着魔术师的衣袖,一边紧紧的盯着十数米之外的半空中的黑翼少女,眼神有些焦急的样子……看上去,少女并不是这么认为的。
“……”
“……”
“文文,你还是识相点把照片交出来吧。”魔术师回过头去,一脸冷漠无情的改口说道,同时伸出了手掌,掌心向上摊开,一副讨要事物的姿势。
“当然可以了,等我现在回去刊印出今日份的报纸,到时候绝对会将照片都给你们一份的……”黑翼少女从善如流的点点头,一副很好说话的样子。
“这么说来,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了?”夏冉好笑的说道。
“我什么酒都不喝,你也别想着抢回去,落到我手里的照片就连八云紫都拿不回去……”射命丸文有些警惕的说道,“我告诉你,在你动手的一瞬间我就能够给你拍一整套的写真集了!”
“是吗?那我可得试一试才行!”魔术师微微一笑,五指萁张,直接探掌压去。
黑翼少女顿时微微色变,就在这一瞬间,她竟然有种对方一张手就能够囊括天地的危机感,仿佛再迟疑一个刹那的功夫,就要彻底被对方捏在掌心里似的。
嗖——!!
非常果断的一振翅,几片黑羽飘落下来,肉眼可见的旋风裹挟着一个针尖大小的小黑点,迅速的消失在天际尽头。
暴烈的狂风还将不远处风神之湖吹起了波浪!
幻想最速!风神少女!
“这速度……难怪会当记者。”
虽然早有预料,但是夏冉还是觉得这只大妖怪怕不是全点了敏捷,眉毛都禁不住的轻轻扬起。
身后的黑长直少女却是紧紧的抿着下唇盯着他,似乎又是羞愤,又是焦急,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都怪这个家伙刚刚动手动脚的。
“放心吧,刚刚的照片我已经拿到手了……”夏冉察觉到那明显的视线,也没有再逗她,回过身来轻轻的摊开刚刚的手掌,一张似乎从胶卷上截取下来的黑白负片静静的躺在他掌心中。
……
……
另外一边。
“哼哼,想要抓住我,还早了一百年啦!”
在两秒钟之内绕着幻想乡兜了一个大圈子,然后从另一个方向悄悄的摸回到了妖怪之山的深处,天狗驻地里的住处里,黑翼少女得意的笑了笑。
不过刚刚那个家伙真的是太可怕了,不愧是能够和那个妖怪咸者玩到一块儿去的人,就算不处于和那个境界妖怪的合体状态,本身也仍然是强得吓人……
她确定对方没有能够追过来,才非常警惕的关上了自家的大门,顺手施展了个妖术的结界,这才舒了口气的走向了内室——为了更好的刊印报纸,她在自己家里利用天狗的技术搭建了一个暗房,以便随时冲洗胶卷。
“让我想想,今天的新闻头条应该怎么取呢?要么放在明天的头版?”
得意洋洋的鸦天狗少女一边冲洗着照片,一边认真的思索着这个重要的问题。
直到她慢慢发现问题——
“咦?照片呢?我的照片呢?”
有些愕然的看着冲洗出来的胶卷,没有自己刚刚利用错位技巧抓拍的图像,她心中顿时就是咯噔一声,但并不愿意相信这么荒谬的事情,于是干脆将整卷胶卷都给冲洗了出来。
没有,没有,还是没有!
那张照片不翼而飞了!剩下的整卷胶卷,都是她自己的照片。
背景是晚霞的天空之下,静谧如镜般的风神之湖的湖畔。
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 迷途的敘事詩 線上看-第十七章 今天的幻想鄉也是和平的一天啊推薦
从各个角度拍摄的黑翼少女的写真……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