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异能 我真不是大魔王笔趣-第560章 玩大了!熱推

我真不是大魔王
小說推薦我真不是大魔王我真不是大魔王
李云逸扭头望向洪焘的同时,也在思索刚刚从虚空突然降临的那莫名波动,使得洪焘身后莽鳄虚影突然实质化的波动。
神念不可察!
李云逸武道根基深厚无比,对自身的掌控更是如此,洞察秋毫,因此能够清晰辨认,刚才的感应其实并非来自自己的真灵,而是……
梼杌!
命运宝穴中的梼杌残魄!
“规则?”
“那是天道规则之力?”
既然神念无法捕捉,梼杌能够发现,那自然只有和命运大道同等级别的天道规则来解释了。
但究竟它是什么规则,李云逸无法精准判断,它来的快去的也快,实在有些顾不上。
但是,他能看到于良等人的惊骇,和几乎失控的脸色。
是的。
就在洪焘身上特殊铠甲拟化的一瞬间,以于良的城府,都隐隐有种失控的迹象,勉力压制才没有让自己太过失控,但脸上的失态是遮掩不住的。
洪焘身上的特殊铠甲,如此特殊?
神佑天将,那又是什么?
李云逸好奇,只看到整个骸骨营里的众巫族已经乱成一团。
不错。
不止是于良身后的诸多巫族天才,就连原本属于巫神教的众巫族宗师也是如此,一个个眼瞳圆睁,透出强烈的震撼和不可思议,望向洪焘的视线就像在看一尊神灵,李云逸甚至听到了他们的理智在纷纷破碎!
“怎么可能?”
“神佑天将?低级巫族怎可能被赐下如此殊荣?!”
“连我们这些高级巫族都不见得人人都能凝聚的神铠,怎可能出现在他的身上?!”
人群骚动,乱成一团,似乎即使李云逸邬羁林睚三人在此也顾不得了,巫族人人神色凌乱。
不。
不止是李云逸三人。
就在洪焘突破的一瞬间,皇宫那边也瞬间有了反应。
圣境气息!
并且还是如此陌生的圣境气息,让人如何能坦然处之?
李云逸已经看到,数道身影极速掠来,以圣境二重天的莫虚为首。李云逸并没有太过关注他们,还在观察着整个骸骨营诸多巫族脸上的神色变化。
其中当然也包括洪焘。
只见他在凝化身上的神铠之后,脸上也充满了无尽骇然,眼底精芒闪烁,惟独没有亢奋,甚至整个身体都在颤抖,似乎无法承受这神铠加身的特殊意义。
李云逸脸色一沉。
这……
似乎有点玩大了?
洪焘的破境,不正常?
或者说,他的突破,超乎了巫族的理解?
李云逸眉头蹙起,正在揣度,突然。
“神铠?”
“神佑天将?!”
莫虚的惊呼从远处传来,李云逸心头一震,扭头望去,后者恰好降临,但一双眼睛却始终落在洪焘身上,异彩涟涟。
足足好一会儿,他似乎才从惊讶中醒来,脸上浮起笑容,望向李云逸。
“恭喜王爷,再得良将!”
“太圣前辈果然所言非虚,只是一天的功夫,竟然就有人突破了,这是天佑南楚啊!”
天佑南楚?
李云逸闻言脸色古怪。很显然,莫虚误会了,以为洪焘是太圣带来的巫族天才。毕竟,后者足足带来了百人之多,莫虚也不可能全部记住。
正当李云逸要解释之时,突然。
“不。”
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小說 我真不是大魔王討論-第560章 玩大了!分享
“莫长老误会了。”
“洪焘并非我等高级巫族之人,而是低级巫族。”
南蛮巫族天才的人群里,于良脸色严肃的站了出来,星眸闪烁,似乎在压制着心头的激动,脸色格外凝重。
虽然在回答莫虚,但他一双眼睛始终在看着李云逸,目光灼灼。
“敢问镇国王爷,您是怎么做到的?能让洪焘顷刻间破境,甚至神铠加持?”
怎么做到的?
面对于良这等口气的询问,李云逸眉头微蹙,心生不喜。
有点像质问。
可不等他回答。
“什么?”
“他是低等巫族?!”
身旁的莫虚突然发出惊呼,眼底精芒爆射,望向洪焘。当然,现在洪焘已经破境,更有神铠加持,他当然看不出什么来,但就在于良询问出声的一瞬间,整个骸骨营瞬间化为一片寂静,无论是太圣带来的高级巫族的天才,还是原本属于骸骨营的众巫族,所有人精芒闪烁投落李云逸身上的眼神,足以证明——
于良说的,是真的!
不需要证明。
或者说,在场所有人都是证明!
意识到这一点,莫虚再次望向李云逸的脸色也立刻变了,充满震撼和惊骇,李云逸似乎看到他的身体都在失控的微微颤抖,不由眉头皱的更深了。
“神铠?”
“神佑天将?”
“这是何意?本王从未听说。”
从未听说?
此言一出,于良莫虚等人齐齐身体一震,目光更加惊讶。李云逸这番话听起来似乎是在反问,但实际上,也相当于是承认了洪焘的突破和他有关。
于良眼底精芒闪烁,更加旺盛,而莫虚在惊骇的同时,立刻神念传音——
“王爷,不要再说了!”
“这天赐神铠,来历非凡,可不是随便什么东西就可以比拟的。甚至,它可以视为巫族的最高奥秘……”
最高奥秘?
李云逸闻言心头一动。
“什么奥秘?”
莫虚连忙回答。
“巫族等阶的奥秘!”
“这天赐神铠,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就是巫族地位的象征。甚至,低级巫族、中级巫族、高级巫族,三者阶级的划分,也是根据这神铠拟定的!”
阶级?
李云逸闻言眉头皱的更深了。
还有这回事?
这时,莫虚的传音还在继续。
“巫族内部阶级森严,血脉的尊崇是其中一部分,但更重要的还是这神铠,他们将其视为天地的拟化,神灵的恩赐,所以称其为天赐神铠。但,并不是每一巫族都拥有这等权利。”
“神铠分为三类。”
“王铠,将铠,和兵铠,对应巫族的三个不同等阶层次。通常来说,低级巫族只能凝聚兵铠,只是在身上某些特殊的地方才能拟化一些奇异。”
“像洪焘身上这种,除了头颅之外几乎全身上下都被神铠包括,已经算的上是最顶尖的将铠了,这类巫族战士也被称之为神佑天将,在巫族拥有特殊的地位。”
“至于包裹全身的王铠,更是万中无一的存在,甚至连很多高级巫族目前也没有王铠战士坐镇,但是在历史上,他们定然都产生过这类强者,只要给他们足够的时间去成长,几乎人人都可以踏上圣境三重天之境!”
王铠。
将铠。
兵铠。
天地拟化,神灵恩赐!
李云逸听完莫虚对巫族神铠的这些描述,立刻意识到,自己今天的无心之举到底有多么严重,同时也知道了,为何于良敢冒着这么大的勇气站出来。
果然。
就在莫虚话音落定的一瞬间——
于良站在众巫族之前,目光灼灼,如一方领袖,气势全开。
“若镇国王爷掌握助我巫族提升的秘术,还望王爷不吝赐教,我南蛮山脉千百巫族,定然会感激涕零,供奉万万载!”
巫族!
千百巫族!
于良的声调并不高,但他这番话里的意思,却是压迫性十足,让李云逸眯起眼睛,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严重么?
很严重!
甚至,洪焘今天破境的异象和奇异,对巫族来说的意义,丝毫不逊色于探魔法阵对于魔教的影响,虽然它们一个是对巫族有利,一个是对魔教有害,但两者产生的影响是相同的,都是足以改变一大族群在这世上地位和力量的关键!
于良确定自己掌握这秘术,或者,自己先前已经在无意识中承认了,已经无法像探魔法阵一样,完全在自己的掌握之中,利用紫龙宫作为隐藏遮掩。
于良为何会有这般勇气?
无他。
因为他现在不是一个人,更不止代表着骸骨营里的这些巫族战士。他代表的,是整个南蛮山脉的所有巫族!
甚至,在李云逸看来,于良此时的行为已经相当客气了,或者说是敬畏自己的实力,不敢太过挑衅。
如果现在站在自己面前的不是于良,而是太圣……
李云逸真的无法推演出,太圣会做出怎样的举动。
是直接强杀自己寻求让洪焘这个低级巫族拟化将铠的秘密,还是直接把自己捆缚至南蛮山脉巫族深处,拷打逼问?
都有可能!
所以,李云逸可以不在乎于良,但,他不得不在乎坐镇在于良背后的那些巫族大能!
想到这里,李云逸眼瞳眯起,闪起点点寒芒。
玩大了!
这次是真的玩大了!
哪怕这只是他的无心之举,但眼前洪焘身上显化的将铠,俨然已经超乎了后者破境事实带来的影响,必须谨慎面对!
起码,不能让巫族认为,自己是有意在藏私。否则一旦巫族产生这样的怀疑,对于自己,对于整个南楚,必然都是一个大威胁。
神铠对巫族有如此重要的意义,他们肯定不会轻易善罢甘休,势必会像现在的于良一样,摆出不寻根究底不罢休的姿态。
如何平衡其中的危险呢?
在骸骨营内属于巫族的百余双眼睛的注视下,李云逸眉头微锁,似乎在思索,又似乎在不满于良的态度,突然,森然冷声传出:
“怎么?”
“本王为尔等巫族谋求改良破境之法,巫族还要以此以怨报德,威胁本王不成?”
改良破境之法?
于良闻言,眼瞳蓦地一颤,呼吸一下子粗重起来。
洪焘身上发生的一切都是李云逸所致,这一点,他本人,直接承认了?!
不是隐约承认,而是直接正面回应!
李云逸此言一出,不止以于良为首的巫族众人震撼惊讶,就连一旁的莫虚也是眼瞳猛地一缩,他万万没想到,在他已经告知李云逸天赐神铠对巫族所代表的重要意义后,李云逸竟然再一次承认了这一点。
“他疯了?!”
“难道他不知道这究竟会给他造成何等的杀身大祸么?!”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